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佳民终字第20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蔡某某,男,1971年1月25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佳木斯市。

委托代理人马学忠,天津耕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某,女,1971年5月1日出生,汉族,黑龙江省富锦市农村信用社干部,住黑龙江省富锦市。

委托代理人杨洁,黑龙江佛艾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蔡某某与被上诉人张某某离婚纠纷一案,前进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11日作出(2014)前民初字第271号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蔡某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9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蔡某某及委托代理人马学忠、被上诉人张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杨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张某某诉称:原告张某某与被告蔡某某于1993年9月10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蔡婧闻(20周岁)。2006年起被告与第三者戚春丹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并育有一子,经佳木斯市前进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佳前刑字第3号判决书认定被告已构成重婚罪。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包括黑龙江省前锋农场1000亩耕地承包经营权(经营期限为30年),经生效的(2009)建民初字第781号民事判决书及(2013)垦民终字第54号民事判决认定,被告蔡某某在重婚期间转移夫妻共同财产(该1000亩耕地),并将其登记在刘双礼名下,现已判决确认该耕地承包经营权系原、被告共有;佳木斯郊区长发镇和兴村4块林地,合计80公顷,该林地转让费110万元系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支付,有共同财产丰田越野车作价支付转让款佐证,现该林地被蔡某某转让至戚福震(戚春丹弟弟)名下,戚福震系农民无能力支付110万元转让费,系被告为转移财产登记至其名下;夫妻共有债务本息合计385.6万元,债权人系富锦市秋实公司(现已还款10万元)。据此,原告请求:1、与被告解除婚姻关系;黑龙江省前锋农场1000亩耕地承包经营权归原告所有;2、佳木斯市郊区长发镇和兴村80公顷林地一半归原告所有;3、夫妻共同债务385.6万元,由原告承担;4、被告支付精神损害赔偿50万元。

原审被告蔡某某未到庭参加诉讼。

原审判决认定,1993年9月10日,原、被告登记结婚,婚生一女蔡婧闻,20岁。2008年9月3日,被告以案外人刘双礼名义购得黑龙江农垦总局前锋农场1000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承包期至2037年12月30日止,后本案原、被告因该耕地的承包经营权产生纠纷,经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法院(2009)建民初字第781号民事判决书及黑龙江省农垦法院(2013)垦民终字第54号民事判决书(均已生效)确认,“该土地系刘奎贤、刘国清在2007年年底流转给第三人蔡某某,只是2008年9月3日在前锋农场办理转包手续时,使用的是被告刘双礼的身份证,但实为第三人蔡某某购买并经营。第三人蔡某某婚内与她人同居,并育有子女,其所称土地承包权为他人所有具有明显的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因素”,同时判决该土地承包经营权至2037年12月30日为本案原、被告共有。另查明:1、2006年起,被告蔡某某即与案外人戚春丹同居并生育男孩蔡旭铭;2、经本院生效的(2010)佳前刑自第3号刑事判决书,判决本案原告蔡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及本案案外人戚春丹(有期徒刑六个月)犯重婚罪;3、夫妻共同债务于2007年12月1日起计94万元及其利息,原告自愿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她人同居,至夫妻感情破裂,现原告要求离婚,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婚姻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离婚时,一方隐藏、转移、买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对隐藏、转移、买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本案被告以案外人刘双礼的名义转移、隐匿原、被告共有的1000亩耕地承包经营权,企图侵占原告所享有的份额,故本院酌定该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归原告所有;另原告自愿承担夫妻共同外债94万元及其有关利息,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应予准许;关于原告所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另原告所主张的坐落于佳木斯市郊区长发镇80公顷的四块林地的承包经营权,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原告可自行收集证据后另行诉讼主张。综上,对原告诉请之合理本分予以支持。原审判决:一、准许原告张某某与被告蔡某某离婚;二、位于黑龙江省前锋农场1000亩耕地承包经营权归原告张某某所有;三、夫妻共同债务94万元及其利息,由原告张某某承担;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775元,由原、被告共同承担。

宣判后,被告蔡某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是:一、原审程序违法,本案事实不清,权利义务及案件是非均有原则分歧,适用简易程序不当,应适用普通程序。二、原审剥夺上诉人的辩论权利,上诉人按照传票通知的时间到达法院后,因不可归责于上诉人的原因导致上诉人未能参加庭审,由于缺席审判,导致本案事实未能查清。三、原审由隋德鸣法官独任审理,而上诉人接到的传票告知审判员为丁文博法官,原审更换法官未通知上诉人,剥夺了上诉人的权利。

被上诉人张某某辩称:一、原审程序并无不当,本案是事实清楚的离婚案件,权利义务关系明确,适用简易程序并无不当。二、上诉人经合法传唤拒不到庭,自行放弃了辩论、质证的权利,后果应当自负。三、原审法院更换法官不会影响法院公正审理本案。

在二审期间,上诉人蔡某某提供下列证据:

证据一、前进区人民法院传票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审法院告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离婚纠纷案审判员为丁文博,而实际审理本案的是隋德鸣,原审更换审判员未通知上诉人,剥夺了上诉人应有的诉讼权利,一审程序违法。经质证,被上诉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问题有异议。被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无论是谁审理此案,都会公平公正的审判,上诉人以与案外人戚春丹结婚为由拒不到庭,法院更换法官的意见上诉人未及时表态,其后果应当由上诉人自行承担,不属于程序违法的法定事由。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审更换主审法官是原审法院工作需要,不会影响案件正确审理,故对本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证明问题不予认定。

证据二、土地使用权证一份、土地他项权利证明书两份,证明双方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没有依法分割。经质证,被上诉人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一、该土地使用权证及他项权利证书已经变更到案外人张立双名下,这些证书的原件应当在行政机关不应在上诉人处。二、关于张立双取得的土地使用权证书,上诉人曾向法院提起过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对张立双颁发的权利证书,此案原审维持了颁发给张立双的证书,目前在二审审理中,因此证据二已经不属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共同财产,法院无权在离婚案件中就此财产审理并予以分割。本院经审查认为,结合被上诉人所举证据证明,该组证书涉及的财产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审理。

被上诉人张某某提供2008年12月24日卖方蔡某某与买方张立双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一份(复印件,原件在行政机关存档)、2010年4月21日上诉人的起诉状复印件一份、富锦市法院(2011)富行初字第12号行政判决书复印件一份,证明上诉人主张的土地使用权证已经变更到张立双名下,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法院不应当对此进行审理或予以分割。经质证,上诉人对该组证据中的房屋买卖契约的真实性有异议,该证据是复印件且出卖方处的签名不是上诉人本人的签字,而且合同价款明显低于实际价值。对于该组证据中的起诉书及行政判决书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经审查认为,该组证据涉及的财产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审理。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提出离婚,上诉人亦同意离婚,可以认为双方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一审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并无不当。关于原审程序是否合法问题,原审卷宗材料显示:原审法院于2014年12月30日依法向上诉人蔡某某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和举证通知书,而且经过二审庭审询问,上诉人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原审缺席审判符合法律规定。本案是权利义务明确的离婚纠纷,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并无不当。原审主审法官与传票上载明法官不一致不会影响本案正确判决,不属于需要发回重审的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因此,上诉人称原审程序违法的上诉观点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夫妻共同财产原审判决已认定和分割,上诉人称还有共同财产未处理,因未提交相关有效证据,且涉及案外人,不宜在本案中审理,上诉人可以提供相关证据另案诉讼。综上,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550元,由上诉人蔡某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莹

代理审判员  高明峰

代理审判员  高 阳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蒋婧玮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