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佳少刑初字第5号

公诉机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赵某甲,男,1991年10月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佳木斯市。户籍地黑龙江省木兰县。2014年8月3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刑事拘留,2014年9月5日经佳木斯市东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4年9月5日由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佳木斯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孙小风,黑龙江合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以佳检刑诉(2015)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赵某甲犯故意杀人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6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王丰、张煊赫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赵某甲、指定辩护人孙小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赵某甲与王某某系同居关系,二人经常吵架,后王某某离家出走。赵某甲在多次寻找王某某未果的情况下,随即产生了报复王某某家人的念头。2014年7月31日11时许,赵某甲携带一把尖刀来到位于佳木斯市东风区松江乡松江村王某某的父母家,趁被害人朱某甲(男,14岁)不备,用刀捅刺朱某甲颈部,被害人莒某某(女,63岁)见状上前进行阻止,赵某甲又用刀捅刺莒某某颈部、颌面部多刀,朱某甲借机逃走,赵某甲随后追赶朱某甲至附近的韩某某家,趁朱某甲摔倒之机,又持刀捅刺朱某甲颈部、胸部多刀,致朱某甲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朱某甲符合生前被他人用锐器刺入胸部主动脉起始处破裂急性失血死亡;莒某某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2014年8月3日,被告人赵某甲被公安机关在黑龙江省桦川县梨树村抓获。

公诉机关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向法庭出示物证刀具(飞镖)1把、血迹2处;书证户籍证明等;证人王某某、赵某乙、朱某乙等人的证言;被害人莒某某的陈述;被告人赵某甲的供述和辩解;佳木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现场勘查、辨认笔录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赵某甲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之规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赵某甲对其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无异议,表示悔罪。指定辩护人孙小风称本案是由家庭矛盾引发;赵某甲虽不构成自首,但如实供述,赵某甲父母协助公安机关抓捕赵某甲,具有可按自首从轻处罚的情节;赵某甲自愿认罪且悔罪态度诚恳;赵某甲是初犯且有赔偿意愿;赵某甲有名患有疾病的幼女,需要抚养。请求对赵某甲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赵某甲与王某某系同居关系,二人吵架后王某某离家出走。赵某甲在多次寻找王某某未果的情况下,随即产生了报复王某某家人的念头。2014年7月31日11时许,赵某甲携带一把刀具(飞镖)来到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东风区松江乡松江村王某某的父母家,趁被害人朱某甲(男,14岁)不备,用刀捅刺朱某甲颈部,被害人莒某某(女,63岁)见状上前进行阻止,赵某甲又用刀捅刺莒某某颈部、颌面部多刀,朱某甲借机逃走,赵某甲随后追赶朱某甲至附近的韩某某家,趁朱某甲摔倒之机,又持刀捅刺朱某甲颈部、胸部多刀,致朱某甲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朱某甲符合生前被他人用锐器刺入胸部主动脉起始处破裂急性失血死亡;莒某某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2014年8月3日,被告人赵某甲父母协助公安机关在黑龙江省桦川县梨树村将被告人赵某甲抓获。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佳木斯市公安局110接处警记录、出警经过证实: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和出警情况。

2、公安机关立案决定书、受案登记表、受案回执、侦查终结报告书、补充侦查报告书、检察机关补充侦查决定书、补充侦查提纲证实:对赵某甲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情况。

3、公安机关情况说明证实:报案人、现场勘查见证人、现场勘查情况。

4、公安机关现场示意图、现场照片、现场勘查记录、现场勘查检查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关于案发现场火炕上提取血纸团来源的情况说明证实:现场勘查情况、事故现场地理位置、屋内情况、被害人朱某甲被害现场情况。

5、120急救中心出诊记录、佳木斯市急救中心院外病案记录证实:120急救中心出诊情况。救护车12点15分到达案发现场,经检查发现被害人朱某甲已经死亡。

6、公安机关(佳)公(刑技)鉴(法物)字(2014)304号鉴定书证实:作案刀具飞镖上的血迹为人血;现场火炕边血纸团、现场火炕上血迹为被害人莒某某所留;被害人朱某甲尸体下血迹为朱某甲所留;遗留在作案现场的手机上的血迹不能正确判读。

7、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分局刑侦大队协查通报、在逃人员登记表证实:赵某甲实施杀人行为后潜逃。

8、桦川县公安局梨丰派出所抓获经过证实:公安机关对赵某甲的抓获经过。

9、拘留证、拘留通知书、延长拘留期限通知书、提请批准逮捕书、批准逮捕决定书、逮捕证、逮捕通知书、起诉意见书证实:对赵某甲采取强制措施及起诉意见情况。

10、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登记表、户籍证明证实:赵某甲、莒某某、朱某甲的身份户籍信息情况。

11、桦川县公安分局梨丰乡派出所和桦川县梨丰乡梨树村民委员会证明证实:赵某甲和王某某于2010年11月举行结婚仪式,没有办理结婚登记,育有一女。

12、政审证明、现实表现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证实:赵某甲、莒某某、朱某甲无犯罪记录;赵某甲现实表现一般。

13、佳木斯看守所羁押嫌疑人体检表证实:对赵某甲体检情况。

14、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关于犯罪嫌疑人赵某甲讯问合法性的情况说明证实:讯问过程中侦查人员未对赵某甲进行引供、诱供及刑讯逼供,对讯问过程进行了同步录像,制作了视听资料。

15、莒某某、韩某某、苑某某的辨认笔录、照片证实:莒某某辨认出伤害自己及杀死其孙子朱某甲的赵某甲照片。韩某某、苑某某没有辨认出在其家中杀人的赵某甲照片。

16、公安机关关于赵某甲故意杀人案作案刀具(飞镖)提取的情况说明证实:桦川县公安机关抓获赵某甲时,在赵某甲身上当场收缴作案凶器刀具(飞镖)一把,收缴刀具(飞镖)随赵某甲一并移送至东风区公安机关。

17、赵某甲的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赵某甲辨认出作案时使用的刀具(飞镖),公安机关扣押的刀具(飞镖)为赵某丙购买并被赵某甲拿走的刀具(飞镖)。遗落在作案现场的黑色“天语”牌直板手机为赵某甲所有。

18、公安机关扣押清单及作案工具照片证实:钢制双刃、长约15厘米、用黑色塑料胶布缠裹的飞镖为赵某甲所持有。

19、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关于卷二63页辨认笔录与辨认照片制作人不一致的情况说明证实:赵某甲遗落在案发现场的手机辨认照片的制作人为侦查员王旭明、姜明君,辨认照片制作完成后,由侦查员王旭明、杜文宇二人到佳木斯市看守所提讯赵某甲进行辨认。

20、公安机关佳东公(刑)剖通字(2014)3号解剖尸体通知书证实:公安机关对死者朱某甲进行解剖,用以确定死亡原因,对朱某甲家属的通知情况。

21、公安机关(佳)公(刑技)鉴(法医)字(2014)第91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照片证实:尸表检验:颈项部:创1位于左下颌角前下方4.5CM处,方向大致横向,创长2.0CM,两端创角锐,创深达颈部软组织7.8CM。创2位于喉结左下方4.0CM处,方向大致横向,创长2.9CM,内创角呈撕裂状,外创角锐,创深3.5CM。胸部:创1位于左侧腋前襞、腋窝内上方4.5CM处,方向大致纵向,创长1.9CM,上创角锐,下创角呈撕裂状,创深达胸壁肌7.0CM。创2位于右胸锁关节下方4.0CM处,方向左上右下,创长1.9CM,上创角锐,下创角呈撕裂状,创深达胸膜腔。四肢:左上臂外侧、肘关节上方1.5CM处有3.1CM长纵向创,两端创角锐,创深1.6CM。解剖检验:颈部:创1创道内甲状软骨离断2/3。舌骨、环状软骨未见骨折;气管腔有血性液体。胸部:创2创道内第三肋软骨断裂;该创道内心包前壁破裂1.1CM,心包腔积血液及凝血块量150ML,主动脉起始处破裂1.0CM;右侧胸膜腔积血液及凝血块量1200ML;纵隔向左侧移位。鉴定意见为朱某甲符合生前被他人用锐器刺入心包腔致主动脉起始处破裂急性失血死亡。

22、公安机关(佳)公(刑技)鉴(法鉴)字(2014)524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照片证实:检验所见:左颈部3.0CM长创痕;左颊部至颈部5.5CM长纵形创痕;左腕尺侧1.8CM长创痕,桡侧0.6CM长创痕;右手各指感觉麻木,对掌欠佳。诊断:颌面部皮肤裂伤、颈部软组织裂伤、右腕软组织裂伤。被鉴定人莒某某之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医疗终结时间为伤后四个月。医疗终结期满后复查。

23、公安机关佳东公(刑)鉴通字(2014)66号、(2014)67号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公安机关对两份鉴定意见通知被害人家属及赵某甲的情况。

24、公安机关关于提取朱某甲心血、莒某某口腔卡情况说明、物证交接登记表证实:公安机关对朱某甲心血、莒某某口腔卡的提取、物证交接、进行鉴定情况。

25、公安机关关于未找到王某某朋友王丽娜的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未找到王丽娜的信息,未能对王丽娜制作证言材料。

26、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关于未能提取到王某某手机短信息情况说明证实:王某某没有保留赵某甲发给其的所有短信息内容,未能提取到赵某甲发给王某某手机所有短信息内容。

27、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刑事技术大队关于对尖刀及手机再次进行DNA鉴定的情况说明证实:无检材可取,无法对尖刀及手机进行第二次鉴定。

28、公安机关关于案发现场提取手机串码认定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未能对案发现场遗落的犯罪嫌疑人手机进行串码同一认定。

29、莒某某诊断、住院病历证实:莒某某受伤住院治疗情况。

30、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证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证实:公安机关告知赵某甲及证人、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情况。

31、公安机关与王喜平通话记录证实:王喜平是王某某的表妹。2014年7月12日,王某某因为两口子闹矛盾了来的王喜平家。7月16日17时许,王喜平接到姐夫赵某甲的电话,赵某甲说在王喜平家楼下,要上来找王某某回家,王喜平说和王某某下楼说。下楼后,王喜平看见赵某甲和赵某甲的一个朋友,王喜平让王某某和赵某甲去旁边唠,赵某甲、王某某唠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王喜平看见赵某甲用手打了王某某,把王某某的鼻子打出血了,王喜平和赵某甲的朋友赶紧过去把俩人拉开,然后赵某甲跟朋友走了。后王喜平领王某某去医院看病。王某某被打后第二天就走了,说回佳木斯市王某某母亲家住几天。

32、公安机关与寇振东通话记录证实:2014年7月31日12时许,寇振东与胡某甲在松江村瓜地卖瓜。胡某甲的奶奶莒某某满身是血的跑到瓜地说:“赶快回家,我被你姐夫赵某甲捅伤了,他现在拿刀追你弟弟朱某甲去了。”寇振东看到莒某某颈部有两处伤口,右胳膊也有一处伤口。寇振东送莒某某到医院治疗。

33、被害人莒某某陈述:她是朱某甲、王某某的奶奶。2014年7月31日上午,她和孙子朱某甲在家。中午11时许,孙女婿赵某甲来到她家,她问赵某甲吃没吃饭,赵某甲说吃了,再没说别的。赵某甲去果园摘了几个李子吃。后她在家的炕西侧躺着,朱某甲躺在炕东侧,赵某甲躺在她和朱某甲中间,三人均头朝里躺着,在炕上躺了10分钟左右,她一睁眼睛,看到赵某甲骑在朱某甲的身上用刀往朱某甲身上捅,捅了好几下,具体捅哪了她没看清,她就喊:“你干啥呀!”赵某甲回头就拿刀捅她,捅她脖子二、三下,这时朱某甲就跑出去了,赵某甲看朱某甲跑了,就追了出去,她也跑到屋外,没有看到赵某甲和朱某甲,她就喊二孙女胡某甲,胡某甲来之后就让对象寇振东打车把她送到中心医院。

34、证人韩某某证言证实:2014年7月31日12时许,他在家里的厨房做饭,妻子苑某某在里屋炕上躺着,这时突然冲进来两个男的,把他给撞倒了,还把厨房水桶给撞倒了。这两个人就跑进里屋,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爬起来把水桶扶起来,准备进里屋看看怎么回事,还没等他进屋,就从里屋跑出来一个男的,跑出屋外,他就跟出去看见这个男的跑到大道上去了。他回到里屋,看见一个男的侧身躺在地上,喘气很弱,脖子的地方有血,他拿妻子的电话报警,他和妻子到屋外等警察来。俩人在屋里怎么打的他没看见。躺在地上的是他们村附近的人,另一个打人的男的他没看清。

35、证人苑某某证言证实:2014年7月31日12时许,她家跑进来两个男的,一个十五六岁,一个二十多岁,长相和衣着都没有看清。青年男子从后面把男孩扑到了,男孩就翻过身和他厮打,可能感觉到屋里有人,男孩就喊:“救命!”青年男子骑在男孩身上,用手摁着男孩的脖子处,她当时吓坏了,也没敢仔细看。紧接着青年男子从男孩身上下来了,往屋外跑了。她看见男孩脸朝北侧躺在地上,脖子上往外淌血,不动弹了,她没敢碰,起身绕过男孩的身体,走出屋外,正好碰见刚回来的韩某某,韩某某说刚才有个青年男子往外跑,把韩某某撞到了,她告诉韩某某跑的那个男子在屋里把人捅了,韩某某打110报警。后来死的那个男孩的父母来了,她才想起来男孩是她家南边那趟房的小孩,姓名不知道,另一个青年男子她不认识。

36、证人胡某甲证言证实:2014年7月31日中午12时许,她跟男朋友寇振东在位于松江村她自家瓜地的瓜棚卖瓜。这时她奶奶莒某某满身是血的跑到瓜地对她说她姐夫赵某甲来家杀人了,赵某甲用刀把奶奶莒某某和她弟弟朱某甲都捅了,在捅弟弟的时候奶奶过去拉赵某甲,弟弟跑出去的时候,赵某甲也跟着跑出去追她弟弟了,不知道俩人跑哪去了,让她赶紧回家找他俩去。她听后赶紧扶着奶奶往家走,路上看见奶奶颈部和胳膊等部位有伤,她在路边截了一台车让寇振东送奶奶去医院救治。她回到家里果园,看见屋内没人,就给110打电话说东风区飞机场附近有人杀人了,110的接线员说已经出警了,她听后就赶紧跑过去,在距离她家大约50米左右的马路边她看见一辆警车,房门口有好几个警察,她过去看见弟弟朱某甲侧卧在屋内的地上。一会120就来了,医生下车检查后说朱某甲不行了。赵某甲来她家行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赵某甲跟她姐王某某的家庭矛盾,案发前十多天她姐给她妈打电话说赵某甲有可能要去家里,但没想到他真的会来,因何事发生矛盾她不知道。

37、证人朱某乙证言证实:他是朱某甲的父亲,赵某甲是他女婿。2014年7月31日中午11时许,他跟妻子胡某乙从家中的果园出来上街,当时他妈莒某某和儿子朱某甲在家,二女儿胡某甲和对象寇振东在自家瓜地卖瓜。中午12时许,他接到莒某某的电话说赵某甲来家用刀把莒某某捅了,让他俩赶紧回去。接到电话他俩打出租车就往家里赶,在车上胡某乙给赵某甲父亲赵某乙打电话说赵某甲来她家把王某某奶奶捅了,通知赵某甲父亲赶紧来佳木斯市。他俩到飞机场9线站点南侧路边时看见路边的菜地旁停了一辆警车,还有不少围观的人,他俩下车,在菜地门口看护房看见二女儿胡某甲,胡某甲告诉他朱某甲在屋里,他走过去看见朱某甲侧卧在屋内的地上,他过去拽儿子朱某甲,儿子不动,然后警察把他拉到旁边。过了一会120来了,医生说朱某甲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赵某甲和王某某2010年结婚后,王某某一直随赵某甲在桦川县梨丰乡生活,婚后感情挺好,每年能回他家一两次,住个三五天,因不经常回来,所以对赵某甲和王某某的生活不太了解。2014年的7月,胡某乙对他说王某某跟赵某甲闹矛盾了,王某某离家出走了。具体矛盾他不太清楚,听胡某乙说赵某甲酒后经常打王某某。王某某离家出走后,赵某甲在桦川县找王某某时还打王某某了,打的还挺重的。王某某离家出走后,赵某甲来过三次,有一次是赵某甲的父亲特意来佳木斯市把赵某甲接回去的。王某某离开赵某甲后经常和他们通话,有一次王某某给他来电话特别和他提及赵某甲有可能报复他的家人,他当时没在意。

38、证人胡某乙证言证实:她是朱某甲的母亲,赵某甲是她女婿。2010年11月,赵某甲和女儿王某某举行的结婚仪式,但没有登记。2014年7月31日中午11时许,她和丈夫朱某乙从家中的果园出来上街买东西,当时她婆婆莒某某和儿子朱某甲在家,二女儿胡某甲和对象寇振东在自家瓜地卖瓜。中午12时许,朱某乙接到莒某某的电话说大女婿赵某甲来家用刀把莒某某捅了,让他俩赶紧回去。接到电话他俩打出租车往家里赶,在车上她用手机给赵某甲父亲赵某乙打电话说赵某甲来她家把莒某某捅了,让赵某乙赶紧来佳木斯市。他俩到飞机场9线站点南侧路边时,看见路边的菜地旁停了一辆警车,还有不少围观的人,她就下车了,在菜地门口看见二女儿胡某甲,胡某甲告诉她朱某甲在屋里,她走过去看见朱某甲侧卧在屋内的地上,她过去拽儿子,儿子不动,然后警察把她拉到旁边。过了一会120来了,医生说朱某甲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听到后她当时就不行了。她不知道赵某甲会来她家,她跟丈夫离开的时候赵某甲还没来。赵某甲和王某某2010年结婚后,王某某一直随赵某甲在桦川县梨丰乡生活,婚后感情挺好,每年能回她家一两次,住个三五天。2014年7月15日,赵某甲的母亲给她打电话问她王某某是否回家,她说没回来,赵某甲母亲说王某某、赵某甲打仗了,王某某已经离家好几天了,她这才知道俩人闹矛盾了。她给王某某打电话,王某某说赵某甲酒后经常因为各种小事打王某某,前几天赵某甲还打王某某了,王某某现在桦川县表妹王喜平家躲着,如果赵某甲还这样就不过了。她当时劝王某某既然嫁给赵某甲,就和赵某甲好好生活。没过几天,王某某给她打电话说赵某甲去桦川县找王某某了,这次又把王某某打了,并说不在桦川县待了,要去外地打工,她当时又劝了王某某。没几天赵某甲来她家,问王某某去哪了,她说不知道去哪了,然后赵某甲走出屋外,在门口站着,赵某甲不进屋也不说话,当时屋外下着小雨,朱某乙给赵某甲拿了雨衣,后她给赵某甲的父亲打了电话告诉此事,赵某甲父母从桦川县赶来把赵某甲接走了。后赵某甲又陆续来她家两次问王某某在哪里,她说不知道在哪,王某某来电话说去外地打工了。她当时也没在意。赵某甲在王某某的表妹家打了王某某后,王某某就去鹤岗打工了,她和王某某经常通电话,有一次王某某来电话说赵某甲要报复她的家人,让她和家人提防点,她当时没在意。

39、证人赵某乙证言证实:他是赵某甲的父亲。赵某甲与王某某因为生活上的小事吵架,王某某于2014年7月12日离家出走,赵某甲于2014年7月30日去鹤岗市找王某某。2014年7月31日中午12时许,赵某甲的岳母打电话说赵某甲把人给攮坏了,让他快来看看。他到了佳木斯市,知道了赵某甲把朱某甲杀死了,还把朱某甲的奶奶给扎伤了。梨丰派出所的副所长邱某某到他家,给他讲了许多政策,让他想办法找到赵某甲,让赵某甲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8月1日晚上,赵某丙说赵某甲回来了,他和妻子劝赵某甲去自首,赵某甲说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说想自杀。8月3日早5时许,他和妻子苏某某商量决定向公安机关报告这个情况,让民警帮助,使赵某甲自首,报告完他和妻子回家了。8月3日早6时许,警察来了,他和妻子带警察来到赵某甲住的房子那,他先以为赵某甲准备充电器为由稳住赵某甲,后他又以为赵某甲送水为由进入空房内观察赵某甲的情绪和身体状况。他害怕赵某甲有凶器反抗,伤着警察或自杀,他还在水里放了几片安眠药。他进入房内后,他先把水递给赵某甲,赵某甲接水时把手里的刀放地上了,他把刀捡起来,拿在自己手中,他劝赵某甲几句,让赵某甲自首。后他从屋里出来了,接着警察进去把赵某甲抓住了。

40、证人苏某某证言证实:她是赵某甲的母亲。2014年7月31日,丈夫赵某乙打电话告诉她赵某甲杀人了,把朱某甲杀死了,把朱某甲的奶奶扎伤了。案发后派出所邱所长到她家,对他们夫妻讲了不少的政策,讲了赵某甲自首的好处,当时她和丈夫决定,要是赵某甲回来,就带赵某甲去自首。2014年8月1日晚上,她和丈夫知道赵某甲回来了,她和丈夫劝赵某甲去自首,赵某甲说得想想,还没想好,说想自杀。她和丈夫决定向公安机关报告这个情况,替赵某甲自首。8月3日早5时许,她和丈夫瞒着赵某甲到梨丰派出所,报告完她和丈夫就回家了。8月3日早6时许,警察来了,她和丈夫带警察到赵某甲住的房子那,赵某乙先进屋,赵某乙出屋后向警察摆手,赵某乙说刀拿下来了,警察进屋把赵某甲带出来带走了。2014年7月12日,王某某离家出走,具体原因她不知道。赵某甲和王某某没有办结婚登记手续,2010年11月在村里办的结婚仪式。

41、证人陈某某证言证实:他是赵某甲的朋友。2014年7月16日16时许,赵某甲说要去桦川县找媳妇王某某,他和赵某甲来到桦川县王某某的表妹家。在楼下赵某甲通过电话联系,王某某跟王某某的表妹下楼。在楼下赵某甲对王某某说,孩子感冒了,让王某某跟赵某甲回家,王某某和赵某甲聊了大约十分钟,可能没聊好,赵某甲打了王某某脸部几巴掌,当时把王某某的鼻子打出血了,王某某哭着走了。后他跟赵某甲回梨丰乡。

42、证人蒋某某证言证实:他是佳木斯市急救中心医生。2014年7月31日,他值班。中午12时许,他收到出诊急救指令,在东风区飞机场附近有一患者需要出诊急救,他当时坐821号急救车及护士郭红静一起出诊。大约10分钟,他们抵达急救现场,现场位于东风区飞机场西侧马路边菜地看护房中,由警察引领他至急救现场后,在菜地看护房室内,有一男孩俯卧在地上,他跟护士郭红静上前检查,男孩颈动脉博已经消失,四肢皮温降低、心室停博,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诊断患者死亡。

43、证人赵某丙证言证实:他是赵某甲的哥哥。2014年7月31日,他知道赵某甲杀人了。当日下午警察来到他家把这件事通知他的父母,并告知如果赵某甲回家劝其投案自首。2014年7月31日晚19时许,他去赵某甲的房间取用品,打开房门看见赵某甲在屋,赵某甲问他是否有警察来过,他说来了。后赵某甲告诉他别让父母知道其回家了。当日20时许,他再次来到赵某甲的房间,赵某甲让他拿几件衣服,赵某甲把衣服裤子换下,让他烧了,他把赵某甲换下的衣服烧了,他当时也没想太多,烧了一件蓝色半袖系扣牛仔衬衫、一条蓝色牛仔裤、一双灰色休闲鞋。第二天晚上,他把赵某甲回家的事告诉了他的父亲,后他父母都去赵某甲房间了,他们具体说什么了他不知道。8月4日早上,他还没起来,警察到他家把赵某甲带走了。2011年他去佳木斯市玩,在佳木斯市客运枢纽站附近一个地摊上花了十元钱买过一个飞镖,他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次赵某甲看见了挺喜欢的,就把飞镖拿走了。

44、证人邱某某证言证实:他是梨丰派出所副所长。2014年7月31日,他在单位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的协查,知道他辖区内居民赵某甲在佳木斯市杀人,可能逃回家中。他带领干警到赵某甲家中,见到赵某甲父母赵某乙、苏某某,交代了政策,要求赵某甲父母如赵某甲回家后应立即规劝赵某甲自首。8月3日早5时许,赵某甲的父母到他家说赵某甲回来了,在一个空房子里待着,赵某甲父母劝赵某甲自首,赵某甲害怕想自杀。他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及所长汇报,所长刘春宇回到派出所后,领所里几个人一起去梨东屯了。到屯子后,赵某甲的父母让他们先别进去,怕赵某甲走极端,赵某甲的父母说先进去做赵某甲的工作,这时所长说他年龄大了,就让他先回单位,其他人留在现场。

45、证人邹某某证言证实:他是梨丰派出所辅警。2014年8月3日早6时许,赵某甲的父母赵某乙和苏某某来到梨丰派出所报案说赵某甲回家了,现在梨东屯的家中,让他们去抓捕。接警后,所长刘春雨带队,率领他跟辅警吴喜龙去赵某甲所在的家中,因赵某甲的父亲报案时说赵某甲手中有刀,并扬言说如果有警察抓就自杀,赵某甲父亲怕抓时伤到警察,让他们提高警惕。刘所长马上将此事汇报给县局领导,县局领导又增派附近的新城派出所和新城第二派出所的部分警力前来支援。赵某甲的父母引领民警来到梨东屯的一间闲置房前,在屋外赵某甲的父亲对他们说其先进去劝劝赵某甲,并把事先准备好的一瓶矿泉水内放了几片安眠药。赵某甲的父亲进屋后大约10分钟左右手里拿了一把刀出来,后他跟新城派出所所长于志富先后进入屋内,看见赵某甲蹲在屋内的墙边,他俩表明身份后告诉赵某甲别动,赵某甲听后双手抱头蹲在原地,然后他马上过去给赵某甲戴上手铐并带离现场,赵某甲当时没有反抗和拒捕行为。

46、证人王某某证言证实:她在佳木斯酒店打工认识的赵某甲,两人是同事,后来她和赵某甲自由恋爱结婚。她和赵某甲于2010年11月举行婚礼仪式,但没有登记,结婚后感情一直很好。2011年7月,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因先天畸形,胎死腹中。出院后她婆婆说因她的原因导致孩子畸形,不像以前那样对她了,因在一个院子里生活,避免不了磕磕碰碰。因这事赵某甲第一次动手打了她,她也始终忍耐赵某甲一家。2013年5月,她跟赵某甲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女儿出生后有点不太正常,后来检查女儿患有先天性脑瘫、多处畸形。赵某甲此后经常出去聚会喝酒,每次都喝多,两人因为这事经常吵架,他也多次动手打她。2014年6月29日,她带孩子来佳木斯市她妈家住了几天,也是她来看胃病,当时看病花了2000多块钱。7月4日,赵某甲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家,然后她带孩子回家了,后赵某甲不知什么原因跟她发火,后两人吵架,一直到7月12日两人几乎天天吵架。7月12日早上,赵某甲下班回来吃饭后,两人因为琐事又吵起来,当时她很生气,就对赵某甲说如果在这样下去就不和赵某甲过了,然后她就去了桦川县表妹王喜平家住了几天,并把手机关了。7月16日晚上,赵某甲和朋友陈某某酒后来到表妹家找她,她跟赵某甲在楼下唠了一会,赵某甲态度非常不好,让她跟其回家,她说这态度她能回么,然后赵某甲动手打了她,把她鼻子打错位了,她妹妹、妹夫看见后把赵某甲拉开,然后赵某甲跟他的朋友走了。7月17日,她到佳木斯市老姨家躲了十多天,这期间赵某甲多次和她短信、微信联系,大致意思是让她回家好好过日子,这次打她是赵某甲的错,她坚持不回去,后来赵某甲发了一条威胁她的短信,内容是她如果不回来,赵某甲会像李二龙(佳木斯妇婴医院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赵某甲和她都知道这个人)一样,对她的奶奶、二叔、弟弟及最在乎的人下手。她看见信息后给她妈妈、爸爸打电话,让家人防备赵某甲,信息没有保留,看完就删了。7月25日,她到鹤岗市振兴花园酒店打工。7月30日,赵某甲来找她,她当时在酒店的吧台上班,看见赵某甲在酒店的门前,她赶紧躲了起来,并告诉同事不要告诉这人她在这里上班,当日她就把这家酒店的工作辞掉了。7月31日中午,她妈给她打电话说家里出事了,赵某甲把她弟弟朱某甲杀了。

47、被告人赵某甲供述:2014年7月12日,他和王某某因家庭矛盾吵架,后王某某离家出走。7月16日,他和朋友陈某某在桦川县王某某的表妹王喜平家找到王某某,他说孩子生病了,发烧37度,让王某某跟他回家,不管怎么劝说王某某就是不和他回去。当时他非常生气,动手打了王某某,后他和朋友回去了。7月16日,他又专程到佳木斯市王某某的父母家找王某某,王某某没在家,王某某的父母说王某某去哈尔滨市打工去了。后他用微信跟王某某联系,主要内容就是让王某某回家和他好好过日子,不管怎么劝说,王某某就是不和他见面,还要离婚。后他用手机短信中威胁王某某说:“你如果不回来,我不知道会不会像李二龙(桦川县人,佳木斯妇婴医院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一样,对你的奶奶、二叔和弟弟下手。”意思就是要杀了他们。一开始他还能通过微信及短信与王某某联系上,到7月20日就联系不上王某某了,王某某把他的手机及微信都删除了。他给王某某的父母及亲戚打电话,他们都说不知道王某某在哪里,他当时非常生气。7月29日,他通过王某某的朋友王丽娜的微信并以王丽娜的身份和王某某联系上了,王某某说在哈尔滨市的一家酒店打工,他让王某某把工作环境周围拍个照片发过来,王某某拍完发过来后,他看见有个牌匾上写有“振兴花园大酒店”,他上网搜索,发现这个酒店在鹤岗市。7月30日,他到鹤岗市,随身带了一把钢质双刃的飞镖(长约15公分,宽约2公分,镖身中部两侧分别有3个齿状缺口,尾部用黑色胶带缠绕,4、5年前他在哥哥赵某丙屋里拿的)。7月30日9时许,他来到“振兴花园大酒店”,没有找到王某某,后他找到酒店的经理询问王某某是否在这家酒店工作,经理说王某某早上还来上班了,但没呆一会就走了。他又在鹤岗市找了王某某一天,但没有找到王某某,他当时非常生气。7月31日10时许,他从鹤岗市坐车来到佳木斯市,直接来到王某某的父母家中,王某某父母家的大门锁着没有人。当日大约11点10分,他来到王某某父母位于东风区三砖厂附近的果树地,这个果树地有一个看护果树园的简易房子,他进屋后看见王某某的弟弟朱某甲躺在炕上,王某某奶奶莒某某在炕上坐着,他问朱某甲:“你姐在哪里,怎么能找到她。”朱某甲说不知道王某某在哪,对他也爱答不理的。他当时非常生气。后他走出屋,在屋外吸了一支烟,吸烟过程中他想王某某全家人都在骗他,他产生杀死王某某全家人最疼爱的朱某甲,报复王某某全家人的想法,他跟朱某甲没有矛盾。后他回到屋内,当时朱某甲头朝里躺在炕上东侧,莒某某头朝里躺在炕西侧,他在屋内又吸了一根烟,然后躺在炕的中间,这期间朱某甲、莒某某都没理他,他越想这些天的事情越生气,他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飞镖,坐起来用飞镖捅了朱某甲左脖子一刀,朱某甲被捅后大喊了一声,坐起来就往外跑,这时莒某某听见喊声过来拉了他一把,他又用飞镖捅了莒某某两刀,都捅在莒某某左侧的肩部和颈部,捅完莒某某后他起身往外追朱某甲,在果树园他一直向北追朱某甲100多米远,最后在往三砖厂的路西一家蔬菜大棚旁边的简易房里追上朱某甲,朱某甲在这家屋内摔倒在地上,然后他用飞镖捅了朱某甲的胸部及颈部两刀,在捅朱某甲的时候,屋内有一个老太太喊:“怎么还撵屋里打人!”他捅完朱某甲两刀后走出屋外,这时一个老头在屋门口喊:“快来人,快来人!”他对老头说:“你别喊了。”然后老头就回屋了,他跑到300至400米外的一条马路上,看见一台出租车,他坐出租车跑到桦川县,在江边坐到晚上。当日21时许,他偷偷的跑回梨丰乡梨树家中,从后窗户钻入他的屋内,当时家里人都没看见。8月1日晚上,哥哥赵某丙开门去他家屋内取东西时发现他,就告诉了他的父母,他父母过来劝他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他说再等两天,看看能不能联系上王某某,让王某某把事情说清楚,再就是他自首后我的残疾孩子怎么办,但他一直也联系不上王某某。他作案穿的衣物,他让哥哥赵某丙烧了。8月3日,他父母向公安机关报案,他不知道警察去他家对他进行抓捕,后他被警察带到公安机关。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甲不能正确处理日常生活矛盾,以报复王某某为目的,蓄意持械故意非法剥夺与他没有矛盾的被害人朱某甲生命,致被害人朱某甲死亡,在此过程中被害人莒某某上前制止被告人赵某甲行凶,被告人赵某甲持械致被害人莒某某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甲故意杀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对指定辩护人孙小风称赵某甲自愿认罪且悔罪,如实供述,赵某甲父母协助公安机关抓捕赵某甲;赵某甲是初犯;赵某甲有名患有疾病的幼女,需要抚养的意见予以采纳,对指定辩护人孙小风其他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赵某甲虽有从轻处罚情节,但综合控辩双方意见及案件事实证据,被告人赵某甲持刀追撵捅刺未成年的朱某甲颈部、胸部多刀,致朱某甲当场死亡。在被告人赵某甲行凶过程中,莒某某上前进行阻止,赵某甲又用刀捅刺莒某某颈部、颌面部多刀。被告人赵某甲犯罪性质极其恶劣,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后果特别严重、主观恶性极深,确属罪行极其严重,应当判处被告人赵某甲死刑并立即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赵某甲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

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刘建军

代理审判员  刘万里

代理审判员  何思禹

二〇一五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高婧雯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