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视频在线

女医生李芊救人被判赔? 南京市中院澄清谣言

发布时间:2014-07-18 16:31:17


    

    扬子晚报网6月28日讯,(记者 邢媛媛) 昨天晚上,一条“李芊异地救人被诉”的帖子在微信朋友圈里疯传,帖子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女医生李芊在火车上好心为孕妇助产,不料胎儿患病李芊被“反咬”索赔的故事,故事结尾也出人意料并引发公愤,李芊案经南京两级法院审理后,竟被认定构成非法行医,并需赔偿1万多元。

    网帖一出,虽有冷静者指出故事的漏洞,可更多舆论都站到了法院判决的对立面,对弱势的李芊进行声援。今天,位于舆论漩涡中心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和南京中级人民法院相继通过微博发声:医院没有李芊此人,南京法院也没有审理过李芊案,此事纯属谣言。

    网帖:好心助产女医生惹上官司

    南京两级法院判她要赔

    “李芊辩护律师:‘医生在大街上遇见急救病人,是否应当放弃良心,不予施救’?法官回答:‘法律面前没有特殊’”。以上这则对话是昨日在微信中广为流传的“李芊异地救人被诉”帖的部分内容,从昨天晚上开始,这则网帖就在微信朋友圈里迅速吸睛,并被大量转发,随着网站、论坛和微博的加推,帖子热度进一步升级。

    帖子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女医生李芊在坐火车时,帮助一位急产的孕妇生产。可这桩好事让李芊卷入了麻烦。胎儿被诊断为羊水吸入性肺炎,住院治疗40多天后,产妇和家属把李芊告上法院索赔,南京雨花台法院审理该案后,李芊被认定构成非法行医,并被判赔1.4万元,李芊不服上诉,南京中院维持原判。

    帖子内容以第三人称口吻讲述,自称与李芊同行,也是一名医生,帖子中还直接引述了李芊辩护律师和法庭的对话,对李芊在非医院场所施救病人正当性进行探讨,让人有亲临庭审现场的即视感。帖子“披露”了李芊的学历、工作单位、主审法院等具体信息,连索赔金额都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两位,让不少网友都信以为真。

    网上舆论一边倒

    称“农夫与蛇”故事再现

    读完网帖,众多网友都和发帖者一样,“心哇凉哇凉”,纷纷站到挺李阵营里讨伐法院判决,有的感慨李芊做好事得恶报,有的埋怨孕妇及家人忘恩负义,而更多的舆论则指责法院判决不公,有失公允。

    网友对法院将李芊在火车上施救病人的行为定性为非法行医感到不解和愤怒,有网友称这又是一起“蛇与农夫”故事的再现,强烈谴责帖中所称判决的法律依据——“执业地点以外的行医即是非法”的立法意图险恶,违背医者仁心的职业道德,其立法效果等同于“蓄意杀人”。帖中所提到的主审法院南京雨花台法院和上诉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也遭到网友围攻,有网友嘲讽法官“”扼杀雷锋星火、“颠覆国人价值观”。

    除了网帖引发的对法律适用的探讨,随网帖一同传播的还有“人人自危”的消极情绪。“以后公交马路上别喊人帮忙了,喊了也不会有人帮你”;“ 劣币驱逐良币,还有谁敢为善”;“以后在南京不是做好事了”。网上也不乏一些冷静的网友发声质疑网帖真实性,但声音微弱,无法与如潮的挺李声势所抗衡。

    南京法院彻夜调查

    医法两院联手辟谣

    昨天晚上8点多,处在舆论中心的南京法院决定尽快查出真相,给公众一个交待。

    9点左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指令,要求一审法院雨花台人民法院立即彻查此案,同时二审法院市中院也展开调查,调查的范围覆盖了民事、刑事和行政审判庭室,贯穿了立案、审判中和审结的全部案件。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调查,两级法院发现,他们从未受理过帖文中所描述的案件,也从来没有名为“李芊”的当事人。

    那会不会发帖人弄错了法院名字呢?晚上11点时,南京中级法院决定扩大调查范围,紧急通知其他10个基层法院也进行“地毯式”搜索,结果仍没找到此案和李芊此人。

    没有这起案件,但李芊是否真实存在呢?南京法院联系帖中所称李芊所在执业单位“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经证实,该医院没有名叫李芊的执业医生。准确把握这些情况时,已是今天凌晨三点了。今天八点,南京中院通过微博辟谣:1、南京两级法院未受理过被告为李芊,或任何医生在列车上因救人而引发的诉讼;2、经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网站核实,该院没有名为李芊的执业医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也通过微博证实了第二点内容,并将“查无此人”的搜索结果截图为证。

    今天下午,扬子晚报记者从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处了解到,法院已经向辖区派出所报案,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法律人士称网帖“荒谬”

    列数网帖几大漏洞

    “这则网帖漏洞百出,实在荒谬。”今天,相关法律人士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称,短短几百字,已包含几大常识性法律错误,主要有:1、民事赔偿案件不存在“辩护律师”,辩护律师只存在刑事案件里,而孕妇索赔显然是一起侵权民事纠纷;2、法律程序中没有律师质问法官的安排,在庭审中,法官是居中判决的,不可能在庭审中发表倾向性意见,更不可能被律师质问;3、帖中最后称二审后,李芊不服,试图通过“行政复议”来翻案,这也完全不符合法律规定,行政复议绝无可能审查司法行为;4、帖中所称李芊行为根本与“非法行医”构成不符,民事主审法官也不会在庭上说出“构成刑事责任”这样的话。

    江苏熙典律师事务所律师曹彧在分析此案时表示,即便故事为真,法院也不可能认定李芊构成“非法行医”, 李芊的行为是见义勇为,应受到法律保护的,而非法行医是指无医生执业资格从事诊疗活动,包括在医疗机构中从事诊疗活动和擅自开业从事诊疗活动,两者完全是两码事。那发帖者行为法律会如何评价呢?曹律师表示,该案中,造谣者已对法院声誉造成影响,但由于法院并非自然人,故不构成诽谤,但如造成恶劣影响的,造谣者可能还会触犯寻衅滋事罪。


关闭窗口